灰子兔  

海境幼儿园:万圣节篇

【目录】
【昔苍白篇】
【梦虯孙篇】
【中秋节篇】
【玲姬篇】


*可能有OOC,另外作者对角色印象大部分来自东皇,求不提新剧(tag打不完那么多人,请见谅)
*娱乐文,内含给基友的福利,园长和老师原型基友
*修仙产粮,希望逻辑没问题,有错字还请提醒修改


10月31日,今天是万圣节。我不太清楚这个日子原本是为了甚么,可是今天肯定是为了让我看到孩子们可爱的打扮。


「快给我糖果。」


虬虬似乎很嫌弃自己的小南瓜服装。

明明那么可爱,却不愿意笑,真可惜。


我从小篮子里拿了几颗糖果递给他,结果他连忙先吃了一颗巧克力,剩下的才放进自己的南瓜...

[金光·现代背景]每天起来都看见室友在嫌弃我(梦虬孙和昔苍白)

*与基友的交换粮;主梦虬孙和昔苍白,跟之前论坛体有关连
*有一些觞渊和玲白亲情的私货
*个人没用CP感觉写,但随便怎么看
*可能有一定程度OOC;有错字、句子不通之后再改


(一)


梦虬孙的大学生活肯定比其他人精采。


大一的时候,他间中去泡泡网吧,打打游戏。大二那年,欲星移进了ICU,幸好平安无事出院了。之后,他帮损友北冥觞发了个论坛帖求约会地点建议,之后被一堆奇奇怪怪的人问约不约,还被欲星移用奇怪的眼光看了好几天。


大三那年,轮到北冥觞重伤送院了,差点没救回来,等到抢救回来了,他弟弟北冥华也送院了,跟大哥躺在隔壁病房。...


海境幼儿园:北冥玲姬篇

【目录】
【昔苍白篇】
【梦虯孙篇】
【中秋节篇】
【万圣节篇】


*玲姬性格纯粹脑补,私设有;内有送给园长和老师原型基友的私货

*作者对海境的印象停留在很久之前,别提新剧


最近有点忙,日记都无法好好写,只好变成周记了。写完了,我就把本子放在抽屉里锁上,走出了职员室。


这是我毕业后第一份工作。

最初我认为,即使过不了使用期,记下这里的工作情况也有纪念价值。后来,就变成跟孩子日常互动的记录了。


今天总裁家的孩子要参加表演会,兔子老师负责带他们去会场;虬虬和苍白不用参加,就留在幼儿园睡午觉。


只有这种时候,园长才会冒出来认真工作,带两个孩子去睡午觉。我伸了伸懒腰,走进了活动...

海境幼儿园:中秋篇

目录:
【昔苍白篇】
【梦虯孙篇】
【玲姬篇】


【中秋节篇】
*改为直接叙述剧情,第一人称
*想写的剧情很多,所以插图懒得画,有空再画
*园长和兔子老师原型为基友,我怀疑我把她们写崩了,不要打我


今天是中秋节,恐怕是我这几天工作以来最热闹的一天。今天总裁家还有高层的孩子们全都来幼儿园了。


据说这些孩子平日都很忙,不是要上兴趣班,就是要接受家庭教师的指导,甚至还要学习工商管理的知识,真不愧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不过今天是中秋节,孩子们可以在幼儿园放松一下了,秘...

目录:
【昔苍白篇】
【中秋节篇】
【玲姬篇】
【万圣节篇】


*园长和老师的原型为基友


【梦虬孙篇】

X月X日(晴,炎热)


在这幼儿园上班,我第一次遇到了难题。

梦虬孙小朋友对我很凶,超级凶。


今天我见园长又不知去哪里了,来的孩子又不多,就趁机打扫一下地方。毕竟是小孩子常待的地方,还是干干净净好。


据说这里的孩子都是跟海境集团职员有关系的。

有些孩子一星期只过来几天,像苍白小朋友那样家长比较忙碌的,就每天都会过来。


话说,接苍白小朋友回家的家长有好几个,我真的很怕记错人,让小朋友被拐走。不过园长安慰我说:「你放心吧,这里的孩子比我们聪明多了,不会跟陌生人走的。...

目录:
【梦虯孙篇】
【中秋节篇】
【玲姬篇】
【万圣节篇】

【昔苍白篇】

X月X日(晴)


今天是在海境幼儿园上班的第一天。

一开始我很紧张,但幸好还是平安渡过了一天。


正当我打算收拾的时候,我发现昔苍白小朋友还在等人接他。我看他昏昏欲睡,便走近说:「如果困了就睡吧?」


家长来了的话,我会叫醒你的。

我还没来得及说这句话,便见他睁大了眼睛,语气强硬地说:「不要。」


「但是……」


这种时候要怎么办才好?

我看了看四周,园长正巧不在,回头一看,见苍白小朋友握紧了拳头,明明上下眼皮在打架,还是努力睁着眼。


「不困。」

虽然他的声音里带着一点鼻音,听上去有点可爱,但坚定...

嘿嘿嘿嘿嘿嘿(傻笑脸)
满足愿望系列:把可爱的糖弟玩弄于手掌心,欺负他!
线稿不想上色......话说糖弟的衣服也太难画了!!!!!【二哈.jpg】

第一张是我家《吃货联盟》的阿锦;第二张是阿呆月!
......画了线稿就不想上色了,我好像沒几张图是完整上色的。
悲哀~(神田脸)

[金光·段子]吞噬(梦虬孙自体)

*慎入!慎入!可能OOC还有奇怪的东西!都是基友的怂恿的!
*为甚么突然写了两个自体段子啊我是不是中毒了(看在我不断奶糖弟份上真的不要出事啊)
*没有车,没有,都是假的,你眼睛业障重啊。


「他们都死了。」

「住口!」

虬龙的躯体里,有两种不同的意识,纠缠在一起,无法分离,无法逃避。

「他」似笑非笑,双手掐住他的脖子,凑上了他的耳边,咬了一口。

「刀叔是你害死的。」

「不要说了……!」
他微微喘着气,拼命挣扎,终究摆脱不了无形的锁链的束缚。他看着那张与自己相同的脸,唯一不同的是,「他」脸上充满着露骨的恨意。

心里一阵刺痛,无法否认。

「心里,痛吗?」
两个意识之间的共感是切不断的,他痛,「他」也是。

「住手……」...

[金光·段子] 梦魇(梦虬孙自体)

*黑化小龙人x白甜小糖弟 (被太太喂过粮后就忍不住了)

*可能会有OOC,不喜慎入

*其实我到底写了三小……


他知道自己身处一片漆黑中,眼前泛起了幽蓝的淡光,有如海底的暗潮。


海境环境常年幽暗,但这里,比海境更黑。

他看看自己的手脚,庆幸还能在黑暗中看见自己。


「你是谁?」

明明没见到任何人,他却下意识开口问道。


「我是虬龙。」

对方沙哑且低沉的声音回荡在耳边。


「看到鬼!我也是虬龙!」

海境还有第二条虬龙?这个人是在说甚么? 


「没错,你是虬龙。」


「这是哪里?」


「这,重要吗?」


「其实不重要,你只要告诉...

[生贺文] 病鱼

*送给基友的生贺文(剑无极x你);给基友,一定程度OOC,雷慎入

*小迷妹基友单箭头剑无极的故事

*会有作者化身路过敬请注意


「大夫,我病了。」


冥医看着哭丧着脸的小姑娘,扶着额头,默默叹了口气。


病人在前,有病治病,大夫都这么做。这姑娘一来不会残害天下人,二来付得起诊金,他没有不治的道理。


但问题是:她的病,他治不了。

这姑娘的病跟他家好友同源,都是心病。并不是说心病就治不好,脑子有病的他都治过了。哪怕成效不大,某些情况下,药理、针法总有能派上用场的时候。


「暮姑娘,我说很多次了喔,你的病我治不了。」


「可、可是,如果不治好,我会死的!」


「我...

[金光·段子]小憩一刻(月牙诚)

*奶一口小诚,心疼小诚(抱紧) 

*作者不接受小诚黑(包括责备言论),不喜小诚请略过本文字

*小诚喊父母多是日语,因此称呼参考字幕的写法;可能会有OOC


「小诚……」


一只手轻柔地扫过他额上发丝,掌心温柔的暖意正驱散着他的寒意。此刻,他身体火烧似的,脖子以上却无比冰冷,有如置身于冰火地狱中。


他曾听大人说过,做了坏事,就要下地狱。

那……他是不是见不到爹亲和娘亲呢?


「小诚。」


他慢慢睁眼,却没见到想像中的可怕画面,只有母亲温柔的表情。


「娘……亲……」


他哽咽着,让爱灵灵不禁皱起眉来,心疼地摸了摸他的头。


「小诚,作噩梦了吗?」...

[金光·段子]共酌(木魅跟红翎)

*梦到这样一个情景,加点细节写出来记一下,可能OOC
 本来想画的但图力不够

*写的时候非CP向,但怎样看都可以

*顺便奶一口希望小诚没事,老师罩着


「怎样,你不用去教你学生吗?」


夜风吹来,木魅在长廊上慢步,刚瞥见那一抹火红,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的声音便率先传来。


木魅无声地走近了红翎,只见他半倚在木柱旁,身旁是一酒壶。木托上,雪白的酒壶放着一个小杯,另一个在红翎手上。


木魅默默坐到他身旁,倒了杯酒,听见他又问:「怎样?被学生嫌弃了吗?」


「他,休息了。」


「累死了,出来歇口气吗?」


「你,是喝醉了吗?」


红翎哼了一声,举起酒杯一饮...

《[金光·梦虬孙bg] 吃货联盟》(十一~二十)

【一~十】

*最近我以为这个只是短篇,结果愈写愈长
*昨晚新剧情报一出来我自己发了自己刀,于是今天努力了一把,堆了不少糖,放心食用
*有一定程度OOC,尽量考据,如有错字请提醒修改
*我觉得我开始摸不着糖弟的性格了,怎么就变成傲娇呢【捂面】


(十一)


刀叔可说是鳍鳞会的专业奶爸了,但孩子当中阿锦最让他粗心的。自收留她以来,稍不留神,她就不知溜到哪里去了。


总是如此,他一顿唠叨,转身却发现她不在。找她找了半天,结果一回头,她又站在身后了。


「阿锦啊……」


「嗯?」


「你刚才去哪里了?」


阿锦满脸疑惑,说道:「我一直都在啊。」


神出鬼没,一身素衣,有如鬼魅。

在这...

《[金光·梦虬孙乙女向] 吃货联盟》(一~十)

【十一~二十】

*七夕发糖,发糖弟的bg糖

*想不到糖弟身边有甚么可CP的女性,于是自己设定了一个

*剧情有改,有私设,一如以往地段子体,一定程度OOC

*海境时间线略复杂,如有冲突请见谅


(一)


锦丹蒲突然很想见梦虬孙。


当然要见他了!说好的烧饼呢?包子呢?粽子呢?他到底还欠她多少吃的?她都快忘了!


「咳、咳……」

她努力地睁开眼,眼前仅存一片朦胧。


明明还有很多零食还没吃到,还有很多承诺还没兑现。

真想,再跟虬仔吃一次肉包子。


(二)


要说她有甚么特技,那就是装成球。

只要缩作一个球,遭人打的时候才没有那么疼。


太虚海境对外封闭,没...

《[金光·七夕文]你还没有男/女朋友》

*蠢作者不想烧脑,论坛体(类似2ch那种留言板论坛体),半现代AU

*空白没ID的都是无名氏路人(部分路人蠢作者本心演出,汪)

*七夕前一天(赶上了赶上了)为可爱的糖弟打call,糖弟中心

*一定程度OOC

*配合BGM:《单身狗之歌》食用更佳【doge】


《[求助]求七夕约会餐厅的推荐》


#1:看到鬼

如题,急,在线等


#2

吓得我赶紧看看日历

明天才是七夕,楼主为甚么要提早放闪!


#3

吓得我赶紧握住火把


#4

火把加一


#5:看到鬼

看到鬼!谁放闪了!我是来帮...

《[金光·点题文]有凤如月》

*跟基友互换玩了个点题:教授+灵魂互换

*教授跟月互换,拉郎CP与否/CP是谁,见仁见智,反正只是要让教授窒息

*段子体,文名随便起,假装很文艺(并没有),有一定程度OOC

*当中有剧情需要,不是在黑谁,剧情需要,我爱美人,美人不爱我

*部分对白引用自口白


【注:两边的时空不同,并非正常的时间线】


(一)


月最近总会做梦。


他梦见自己坐在红木书案前翻阅案卷,低头一看,衣袖墨绿,纤纤玉指。


这不是他的手,他未曾穿过一身绿衣,习剑已久,手也不应如此纤弱。...

《[金光乙女向]被阿呆月饲养的生活》(一~十)

*无情葬月x我的脑洞 (嫖月仔脑洞之四)

*非正剧向,搞笑向,段子体,有一定程度的OOC

*月仔是我平常叫月的习惯,阿呆月是编剧的习惯,都是指无情葬月

*尝试以第一人称写

*此文大概就是「穿到金光后,如果身体缩小十倍,还如何把本命泡到手?」的一个想法 (手太小了也可能泡不到手)


(一)


一切都要从抽扭蛋说起。


有一天我在街上看到了一台金光的扭蛋机,你没听错,金光也出扭蛋了!虽然三十五元抽一次是有点贵,但一看到扭蛋系列上有风花雪月和飞渊的道域组,手就自动掏出了钱包。


图纸上的月仔非常可爱,好想抽中!好想拿回家疼爱一番!吼嘶吼嘶!


虽为非酋...

《俏俏生贺-墨家钜子传承轶事》

*有原创人物,虽然预设是「他」,但我不是很在意这角色性别,可随意脑补

*大概墨家设定要被玩坏,可能会OOC,不要太认真

*写得匆忙,希望不要有错字

*这是约一个月前三弦关于俏俏四十米大刀砍下来时跟基友诉苦时想到的脑洞,据说今天8月1日是俏俏生日,想送给俏俏

 


一百年前,曾有墨家九算想把墨家浮现在历史舞台上,却被墨家钜子连番打击。据小道消息指,当年老五与前任钜子一个被玩坏又没能继承的徒儿联手,玩坏了其他余下的九算。


一百年后,听闻这事的墨者无不大吃一惊,因为这一百年来,从没有一个钜子之徒被玩坏出来搞事。墨家内部流传着...

【金光·雁霓亲情向】现代背景:网游(1)

*应该有ooc

*小段子向,各种私设,有点混乱,虽然写(1)但可能不会写(2)

*霓裳公主愈脑补愈可爱

*在此感谢基友一起开脑洞


(一)


「哥!我死了!」


霓裳在自己房间大喊一声,见哥哥没有进来安慰自己的意思,便取下耳机,欲哭无泪跑到大哥的房间。她敲了敲门,听着没反应就开门进去,瞥见大哥也在打游戏,看来没听见自己的一声哀号。


屏幕上,上官鸿信的角色还跟其他人对望在一起,还带着耳机语音,也不知道在聊些甚么。


霓裳扑上大哥的背,语气委屈地说:「有了男人就不管小妹了是吧!」


上官鸿信这才...

【金光·雁霓亲情向】[金光短篇]霓裳

(也发一发在这里)

*学习基友自割腿肉的精神,自产几口粮

*很久没写文,语言组织能力欠佳,用段子形式写,另外文笔不好见谅

*兄妹很好吃,可能ooc,私心地把对霓裳公主情感的描述偏向亲情

*当中包含不少私设,有些从编剧座谈之类看来的,如有bug不要在意

*兄妹真的很好吃,嗯【很重要所以多说一次】


(一)


「小妹。」


「大哥!」


那时候,上官鸿信才比霓裳公主稍高些许,娇小的公主扑进她怀里时,他险些就向后倒了。他拍了拍积在小妹衣上的雪。


他拉过她的手,冰冷得很。


「不是说你先回去吗?...

→央央x狗爹,某种意义上算不算人兽
→狗画崩了,手比以前算好

→发布是50%版本【个人认为50%比100%好看(喂)】

→新板子回来后第一次完整撸完一张图,手仍然残念,喜欢这种黑白风格的上色
→阿鼠家的murasaki,又不小心画得很有料
(图75%版本,100%大小要送给阿鼠)

曾经的某图,算是某些脑洞预告,我觉得我再不上传图片提醒一下自己我永远不用更Time了......

14年7月画的图,到现在还没上色,作为学习使用lofter的纪念发一发......顺便提醒自己甚么时候上了色去

內容:文中的女儿Esther x Regulus

©灰子兔 Powered by LOFTER